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龙族/双源]此心安处是吾家

给德川的, @英语不上130不改名 ,也是给我自己的。
希望我们还有勇气活下去,希望你我都可以好好的。

源稚女身披华服坐在榻榻米上,白色的长发用一支春桃挽起,眉眼间渡了一层柔和的月。他手边放着刚沏好的茶,白气氤氲而上,勾出缱绻的弧度。

他的哥哥以手撑着额,眉头微微蹙着,细碎的额发凌乱的散着。

他睡着了。

源稚生睡着了总是皱着眉,唇角抿成一线。源稚女一直很心疼他,每每看到他皱眉,忍不住伸手揉开他的眉头。

真是,一直都这样睡不安稳……

他这么想着,又习惯性的去抚哥哥的眉,却又想起什么似的,住了手,白皙的指尖堪堪停在源稚生眉宇间。

他昨晚一夜没睡。

然而下一瞬,“怎么了。”

源稚生睁眼看着弟弟,眼神还带着几分刚刚醒来时的迷茫。

“没怎么,吵醒你了?”

“不,只是睡不着了。”

他摇摇头,伸手端了杯茶。

那手在深色茶杯的映衬下白的几乎透明。

源稚女忍不住牵着源稚生的手,放到唇边轻吻他的指尖。源稚生浅淡地勾起嘴角,另一手抽去弟弟发间的桃枝,白发蜿蜒铺下,泄了一地的月光。

他握了一绺长发在手中,“我还是喜欢你散着头发。”

“嗯?”

“就是喜欢。”源稚生笑着去吻他的唇,源稚女闭上眼,蝶翼般的眼睫颤得厉害。

当初你挽着发在银座进行歌舞伎的时候,我只是看了照片觉得心疼,那时我在地下室找到你时,也是那个模样轻声哼唱着,而我的刀锋刺穿你的胸口。

不知道你在那些年里有多少次回忆着那天继续轻声唱着歌?

源稚生一手覆在源稚女侧颊,而那双漂亮的眼睛宛如撒了把星子进去,熠熠生辉。

“哥哥。”

源稚女呢喃着去拥抱他,那个拥抱几乎令人窒息,源稚女紧紧搂着他脖颈,身体细微的发抖。源稚生把他按在怀里,心口密密麻麻的泛着痛楚。

源稚女一直很不安。

他害怕这是一场自己为自己编织出来的美梦,醒了就会破碎。他们接吻拥抱的时候他感受得到他的颤抖。

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告诉他,我不会再抛弃你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于是只能更用力的拥抱他。

海风吹过,风铃清脆的响起。浪潮拍击着海岸,银白色的月光懒懒的为纠缠的两人镀上一层光晕。

源稚女吻源稚生的眉梢眼角,源稚生拂开他被汗水濡湿的发,极轻极温柔的说,“稚女,我会在你身边的。我说过的,我邀请你一起去黄泉啊。”

——————END——————

我看龙三的时候,一直认为他们之间会是那种看不到尽头的,谁都不会先说出口的双向暗恋。稚女是无法再说了,而稚生可能压根就没意识到,或者不肯承认他对稚女的感情。

PS.

我也不知道谁是攻啊,因为我觉得他们谁上谁下都行的,互攻也没什么问题。。。

[龙族/双源]终

不敢写下去了……
越写越心疼他们……
仍旧写给先生的, @德川先生 ,o了个oc那什么的咱们就不要在意了吧。。。文笔还是辣鸡,先生别嫌弃就好。
溜了溜了,明天考试,滚去复习了。

血。

遍地都是鲜红得刺眼的血。

从扭曲的钢铁上,一滴一滴地砸落在一小洼血里。那声音空洞而可怖,令人毛骨悚然。

铺了一地的银色长发,在刺啦作响的灯光下依然美得宛如坠入人间的银河。

只是它的主人,怀里搂着一个人,素白的面孔无波无澜,但那双墨色的眼睛,里面一片死寂,简直就像葬礼上那唯一的一朵红玫瑰。

由血染就的,瞻前顾后的,最后的告白。

确实是念念不忘,确实是爱你,而在狂风烈烈作响的冬日午后,苍白的日光照耀着冰封的大地,我看着死去的你,那一方墓碑隔绝了你我,于是心底除了痛苦除了沉默之外再无其他。

源稚女孤零零的坐在被血染红的大地上,身旁死者的尸骸堆积如山。他还穿着那身云中绝间姬的华服,樱红的长刀斜斜插在一旁,明镜般的刀身上,干涸的血迹,满身的伤痕,一地的狼藉,让他不愿意直视。

他还记得当年被源稚生一刀穿心时的痛楚,未出口的那一句话梗在了喉咙里。他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蜷缩着舔舐伤口,连他都抛弃他了啊……

不过,他现在觉得,如今比那时还要痛,又痛又冷。

冷得他几乎听得见自己血液缓慢冻上的声音。

于是他紧了紧抱着源稚生的手臂,把脸埋进哥哥的颈窝里。

过境的风拉扯出凄厉如鬼啸的声响,很久很久之后,有人低低地啜泣了一声,“哥哥……”

莹润的水光顺着尖俏的下巴滚落在另一人失了血色的脸颊上,看起来竟似两人的哭泣。

风间琉璃终于想起了遗弃在记忆深处,那个名叫鹿取的小镇的温馨回忆。

源稚女终于想起来了,他不仅是他的哥哥啊。

还是他的爱人哪。

[全职高手/喻黄]救赎

一个奇怪的爱情故事。
他们哪里是单方面的拯救啊,分明是彼此手中唯一的浮木。
依旧是送给先生的, @德川先生 ,稚女的下次写,(≧▽≦)。

一.

黄少天只身站在楼顶,风鼓起他单薄的衣裳,身形脆弱悲凉。喻文州冲上楼顶,喘着粗气一把把人揉进怀里。温热的侧脸贴在他颊边,“少天,少天你看着我……你还有我……”

黄少天仿佛魂魄刚刚归位,他僵着身子任喻文州抱了半晌,突然爆发出一声啜泣,转身搂住他脖子痛哭起来。

“文州……我妈他们出车祸了……我……”

他的眼泪濡湿了他的衣襟,喻文州不言语,等他哭得气都喘不匀,哭得眼睛红肿时,才耐心地一点一点给他擦干净泪痕,声音极轻,但极其坚决地说:“少天,你还有我呢,我还在你身边呢。”

二.

知道黄妈妈和黄爸爸出车祸的时候,喻文州愣怔一下,语气平静地吩咐完所有事项,把手头上的工作安排好后才抓起车钥匙。

可是任谁都感觉得到他暗流汹涌的精神领域。

他一脚油门到底,路上闯了多少个红灯完全不知道,他满心都是黄少天。

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

好不容易终于可以结婚了……

结果他的向导家里出了这种事情……

他飙车到黄少天家里时,看见他爱人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楼顶。那一刻他确信自己心跳都顿了顿。

虽然他知道黄少天是不会跳下来的,可是他真的怕。

他把黄少天死死摁在怀里的时候,才惊觉他一身冷得跟冰块似的,眸子里空无一物。

怀里的人如梦初醒般,无声地哭到哽咽,他心里也难受。

名为索克的巨鲸从深海中潜上来,唱出安抚伴侣的鲸歌,轻柔舒缓的旋律在他们的精神之海里回荡,豹子失焦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夜雨踩着海水走到索克面前,巨鲸墨黑的眼看着他,像撒了把星子进去一般熠熠生辉。夜雨步伐轻快地跳上对方的背,索克长鸣一声破浪而去。

茫茫海上,仿佛只有这一双人。

三.

葬礼时,黄少天没什么表情,臂上的白纱翻飞若蝴蝶。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手肘处一束白玫瑰。

当下葬后,黄少天驻足在他面前,深深吐出一口气。

亲戚们纷纷道了节哀,有人冷笑了一声,“刚刚说要结婚,爸妈就出车祸死了,真是凑巧。”

喻文州侧眸看去,是黄父一个表弟,这么多年来喝黄少天他们家一直不对盘。

黄少天半眯起眼,“你说什么?”

对方笑了起来,“有人说升官发财死爸爸是人生三大幸事,你爸妈一死,你们家的公司,财产不就都归你了吗?这么说来,我还该恭喜黄少才是啊。”

黄少天听他说完,甚至微微勾了勾嘴角,似乎认同他的话。

然而,下一瞬——

哨兵爆发的精神力几乎摧毁他的精神之海,意识云跟烧开了的水似的翻滚着,咕噜咕噜地冒着泡。大脑仿佛被千万根针扎过一样刺痛。

喻文州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地不起的人,眼神如刀,“把人送回去吧。”

他迎着向导略微惊讶的眼神,嘴角上挑。

四.

“少天,你不是我的枷锁。”

“就算是,也是我心甘情愿。”

“文州,我哪儿算枷锁啊?”

“那算什么?”

“被救生圈套牢了的救生索。”

黄少天一笑就露出两颗小虎牙。

喻文州真是爱极了他笑的模样。

于是——

啾咪~

我特别想写恺撒和师兄在刚刚屠完龙的战场上做.爱。

最好还要下场雨。雨幕里,炽热的龙血流淌,他们身上的血渍被冲刷下来,混合在一起,也分不清究竟是谁的血。

恺撒的金发湿漉漉地贴在额边,狄克推多被随手一扔。师兄的黄金瞳如同初升的烈日,在恺撒捏着他下巴吻上来的同时用暴血后龙化的手抱住他,锋利的指尖抵在他后心窝。

恺撒不在意,海蓝的瞳里隐隐一点金色,他们唇上沾着一丝血迹,是被对方咬了一口。

漆黑的雨夜里,殷红的水混合着花瓣从他们身下流过,师兄睫毛上有雨珠,恺撒温柔地吻他颤抖的眼睫,他低声说我爱你。师兄少有的露出温情的一面。他抬头封住恺撒的嘴唇,说,我知道。

他们望进彼此眼中的目光柔软而炙热。

我……我……我woc!!!

南康白起你都下得去手?!一个早已无法维权的作者!他甚至都已经离开了!你们居然去ky他?!墨女士你的良心,你们的良心呢?!

还有霸王别姬,原著李碧华,电影张国荣饰演程蝶衣。你还碰瓷这一部?!

好,很好,真不愧是md邪教啊!

先生,我真要被气哭了!!! @德川先生

[龙族/恺楚]纠缠

cp恺楚,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人鱼梗,我就是爱人鱼。
作者文笔辣鸡,看看就好,可能ooc了吧。
日常很爱师兄。
谢谢看我文章的你,爱你们,(≧▽≦)。

恺撒放松地趴在沙滩上,海浪一波波推来,漫过两条纠缠的鱼尾,又徐徐退去。

楚子航下巴抵在他肩窝,半阖着眼,蝶翼般的眼睫微微颤抖,恺撒扭头去亲他眼睛,细密的吻温柔而迷恋。他用唇描摹他的眼,在修长的眼尾顿了顿,退开了。

楚子航眨了眨眼,眼神湿软乖巧,带着一点点不经世事的天真,像一只小鹿一样。他往恺撒身边挪挪,鼻尖亲昵地抵着他的鼻尖。

“恺撒,怎么啦?”

“没什么,”恺撒抱住楚子航,唇角贴在那人额边,“有时候我觉得你就这样什么都记不起来也挺好的。”

“嗯?”楚子航不解。

恺撒只是微笑,海蓝色的瞳里藏着不易察觉的,深重的哀伤。

他想,如果你记起来了,怕是会离开吧;可是不让你想起来,你会更生气。

而我一直不喜欢你生气的样子。

他薄纱似的尾鳍软软地勾住楚子航的鱼尾,说,“走吧。”

“去哪?”他的爱人问。

“去让你想起来,去恢复你的记忆。”

哪怕你会走,我也狠不下心让你一直这么……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和我在一起。

蓝发人鱼的眸里闪过一丝清明,快得来不及捕捉,他的鱼尾也紧紧缠住恺撒,“好啊。”

——————END——————
这大概是一个恺哥和子航相爱相杀的狗血故事吧?反正没后续。

师兄就装傻待在恺哥身边,恺哥的骄傲和纯粹干净的爱恨不愿意让“失去记忆”的楚哥在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和他在一起。

唔,觉得自己狗血过分了。

[全职高手/喻黄]甜(想送给德川先生)

喻黄甜蜜蜜的小段子。
@德川先生 ,感觉您的文笔好棒,也粉喻队,尽管今天才关注,还是想悄悄咪咪艾特一下,想送给您,别嫌弃啊。(感觉自己莫名其妙)
这么突兀的艾特要是打扰您了,希望别生气啊。

1.深蹲

黄少天是真的很担心。

他们体育老师今天搞事情,让他们肩上坐一个人做深蹲。没错,就是爸爸抱的姿势。

喻文州和他当然是一组,可让他来背他,黄少天真心不觉得喻文州那个文弱书生能背着他做深蹲。

黄少天两条腿分开坐在喻文州肩上,纤长的小腿夹住他的腰,“文州,真的没问题吗?”

喻文州挑了挑眉宇,“少天觉得我背不起你?”

“嗯。”

“只要是你就背得起,”喻文州唇角上扬,“那天不是抱起来了么?”

黄少天脸唰地红了。

喻文州说的是那天他们躲在体育保管室里接吻,喻文州把他整个人抱起来,摁在墙上亲。亲完他嘴唇和舌头都觉得疼,喻文州还很流氓地问他用这个姿势做.爱怎么样。

喻文州只是笑,黄少天红着脸不做声,他就左右扫了两眼,确认没人看他们,偏头在自家爱人大腿上落下一吻。

“喂!喻文州!”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吻过的那里即使隔着布料都有些发烫,他小小踢了他一脚,低声斥道。

喻文州不说话,就定定地看着黄少天,看得黄少天不好意思了,他脚踝蹭蹭喻文州的腰,“好了好了,别老盯着我看,知道你喜欢我。”

喻文州轻轻握住他的脚踝,“当然只喜欢你。”

2.拥抱

“赢了!”

篮球场边的人欢呼起来,场上的黄发少年扑向喻文州。

“怎么样?最后那个三分帅不帅?”黄少天一把搂住喻文州的脖颈,借助冲力跳了上去,双腿紧紧盘住喻文州劲瘦的腰。

喻文州稍稍后退了一小步,稳稳接住他。

“帅,”他笑着说,“先喝点水。”

黄少天接过矿泉水,咕噜咕噜灌了几口,“文州我跟你讲他们好菜啊!简直是在侮辱我的球技,比分都才42:5……”

他们一个说话一个微笑着听,坐在篮球场边,倒影交融在一处,美好而温柔。

操场边人来人往,说累了的黄发少年笑嘻嘻地戳了戳爱人的腰,“天哥厉害吧?”

他的爱人也笑,“厉害,我的天当然厉害了”

3.罗汉果梨汤

黄少天一到秋天就感冒,不停地打喷嚏,说话也有点瓮声瓮气的,带着软软的鼻音,偶尔抽一下鼻子,可爱得不行。

喻文州也心疼得不行,他听郑轩说用罗汉果和梨子熬汤清肺利咽,就去买了点,准备给黄少天熬一些。

结果黄少天挺喜欢喝的。

汤里有水果的气息,入口一点点酸,后味却是甘甜的,带着一丝丝清香气息。梨子切的小片,一口正好,可以感觉到纤维和梨肉从舌尖滑过,没有加糖,但甜的恰到好处,不腻不淡,让人舍不得放下。

就像喻文州一样。

黄少天喝掉后放下了碗,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无需转身就感觉到了爱人的注视,“怎么了?”

黄少天从背后抱住他,满足地蹭了蹭他的肩膀,“没什么,只是觉得队长你好贴心啊。”

喻文州闻言,转身亲吻他的额角,“只是对你一个人。”

“毕竟你才是我的天啊。”

我此生的整片天空。

很抱歉,我刚刚才看到mxtc撕西子绪太太。

我觉得我已经无力骂人了,用尽我所知道的所有词语也无法表达我对mxtc的万分之一的厌恶和恶心。

小甜甜,肥田,西子绪……你们是属疯狗的吗?!有病吗?!没有打疫苗吗?!去黑他们?还撕逼?我他娘的只是问候你祖宗十八代已经是算我脾气好了。

还有微博上那个ID为说给霹雳起源粉的,你哪来的脸?!唔,你好像没这个东西是吧?真是让我恶心得吃不下饭。

居然还敢乱搞龙族,全职和盗墓?!老子初恋最爱和白月光岂是你可以bb的?!

老天爷可能是睡着了吧?没看到你们些个人间败类。

令人作呕。

不论怎样,我还是等你们回来。

如果你们决定走了,愿我还能再见到你。

希望我爱的太太们以后都能开开心心的。

Bad days will pass。

[全职高手]我爱你

唔,一个刘卢,可以看做疯了的番外。
作者日常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
谢谢看我文章的你。爱你们。(≧▽≦)。

卢瀚文记得数十万年前的那天。

喻文州绝望的嘶吼声隔着半片天都听得见,山下的蓝溪树在一瞬间枯萎,卢瀚文心里狠狠震了震。

与此同时,属于黄少天的淡金色灵力渐渐散开,像萤火虫一样弥漫在天地之间,随后一点一点消失。

卢瀚文伸手碰碰一个灵力光点,它微微颤了一下,然后消散不见了。

他自己都没发现什么时候泪流满面的。

之后那段时日,他一边忍着痛苦一边处理蓝雨神域的事项。尽管郑轩他们可以帮忙处理一部分,但绝大多数,都该他来。

因为他才是两位域主的亲生子;这蓝雨神域的继任者;该护着他的族民不受伤害的人。

那时刘小别同样忙的不可开交,但他还是在晚上抽一个时辰过来陪他。

卢瀚文抱着膝坐在窗口时,刘小别会剥一颗糖喂到他嘴里,在他额角轻轻吻一下,然后坐在他面前静静地看着他。

喻文州和王杰希回来时,开了地狱之门。

他一身冷戾,黑眸完全变了个样。

那是血红色凝成了黑色,在阳光下都泛着妖异的血色。

王杰希坐下,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他看着喻文州解开封印世间异兽的咒印,眸里古井无波。

卢瀚文清楚地看到扶桑的枝叶上带着血。

喻文州侧眸看见他,嘴角终于挑起,神色有了往日的一丝踪迹。

“瀚文。”

“嗯。”

喻文州笑了一下,继而转身和王杰希离去。

等他们再出现时,是叶修,喻文州和王杰希遭了天谴,被劈得险些魂飞魄散。

卢瀚文赶到微草神域时,刘小别安抚性的吻吻他额头。他心里一下子就平稳多了。

等到伤养好了,喻文州他们一头扎进古籍里,天南海北地搜复生之物。

如此过了几千年,黄少天他们终于回来时,喻文州血红了几千年的眸恢复了黑色。他看着他的爱人,嘴角始终含着温柔的笑意。

那是他几千年都不曾有过的神情了。

有一日,黄少天和刘小别“严肃对谈”时,卢瀚文问喻文州,“你们在一起了数十万年了,就没感觉过厌烦?”

喻文州很轻很温柔地说,“这年月一久了,一起活着活着,就也活成了一个人。”

卢瀚文点点头。

他明白了。

他看向他的爱人,两人视线相交,他无声地笑了。

“我爱你。”

“我也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