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全职高手]疯了(中下)

文笔辣鸡。
私设甚多,ooc预警,不喜勿入。
结局HE。中间搞事。
涉及多cp。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谢谢看我文章的你。今天依然爱你们。(≧▽≦)。

王杰希还记得他和方士谦的最后一面。

那日神农几乎已经逼进微草的中心,整个神域无人奈何得了他,甚至连他们的儿子,高英杰都被抓住了。

王杰希决定去解决掉神农。

东极扶桑,西极若木。毕竟他和方士谦是这微草神域的守护者,他们的家,亲人,朋友皆在此处,怎么可能容许这个人类杀他族人,毁他城池?

那日晚饭,王杰希与往常无异的去做饭,在方士谦酒里下了封禁术。

但他万万没想到,方士谦在他做饭时蹭过来,借着亲吻调情的空当,一掌把手中的咒语拍在他额上。

方士谦接住他,快步走到榻上,把他放下。

他看着他,忽的笑了,“小族长,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王杰希绝望地看着他,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了。

方士谦微笑,“跟白泽学的禁忌束缚术。小族长,三个时辰之内你是说不了话,动不了身体也施不了术法的。”

他俯下身,吻了吻王杰希的唇。

那是个极其温柔却也透出一股绝望的吻,带着对爱人和家人的不舍眷恋,决绝和爱意几乎是凝固了空气,让两个人都要透不过气。

方士谦额头抵在他额上,喃喃道,“小族长,我爱你……”

王杰希手指无力地抓着他的衣袖,死死地看着他。

方士谦温柔地笑着,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扳开,最后深深看了王杰希一眼,转身离去。

王杰希眼底压着水。

那是他几十万年来第一次痛哭,也是最后一次。

从那以后,王杰希再没有比那天更绝望更痛苦的时候。

束缚术解开后,他找到了死去的若木,以他为中心,千里之内铺了一地红。青衫的扶桑站在那里,衣角染了几星血红,面前一株枯萎的巨大树木。

他拥抱了他的爱人,把骨骸埋在了他们的房屋下。

之后一身雪白毛发皆染成紫红色的白泽到来时,他们开了地狱之门,在青龙和凰的怒火肆虐后为人间的惨状火上浇油。

至那年起,人间大旱百年,寸草不生,昆仑山下镇压的异兽出世,肆意妄为。

但人族毕竟顺应天时而生,他们三个被一场天谴劈得险险存着一口气,差点一命呜呼。

不过没关系,他们还是活下来了。

白泽跟疯了似的找复生之法,他和叶修就把黄泉碧落翻了个遍的找所需之物。

直至今日,他们终于可以再见到他们了。

密密麻麻的小法阵众星拱月地围着三个主阵,阵眼皆是骨骸。仿佛有生命的法力在每一条法纹上流动,或蓝或绿或红的法力波动着,喻文州站在麒麟骨骸后面一些,面容平静。

“我要开始了。”

“嗯。”

“好。”

喻文州吐出一口气,“想好了?一命换一命的术法,我不敢保证抽魂后能顺利寄灵。”

其他两人扫他一眼,意示废话怎么这么多。

喻文州抬手祭起法杖。

紫黑色的法力蔓开,领悟轰然作响。

随着一声龙吟声,青龙和扶桑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弥,鳞片剥落,枝丫枯干,露出森森白骨。白泽半身已成白骨,他忍着活剥皮肉的痛楚,飞速吟唱咒语。

面前的三具骨骸渐渐覆上血肉。

青龙嘶吼一声,将自身魂魄抽离。白泽吐出最后一句咒语,抽出扶桑魂魄,塞进了灭绝星辰中。青龙看他一眼,魂魄扎进千机伞里。

白泽魂魄脱离身体,引领精神力灌注入肉身已成的三只神兽身体之中,随即没入冰雨内。


哦耶!写到这儿来了!

啊……终于要完了……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