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吕陈]得胜归来

文笔辣鸡。
cp吕陈,一个突如其来的画面,有bug请忽视,此文乃作者放飞自我产物。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谢谢看我文章的你。今天依然爱你们。(≧▽≦)。


“公台,”吕布轻声道,“我要死了。”

“我知道,”陈宫半跪在牢门外,未束的长发自肩上滑下,他看着牢里一身伤痕的吕布,又重复了一遍,“我知道。”

吕布轻轻笑了一下,“这么多年,我都忘了问问你当初为什么会跟着我。”

陈宫也笑了,“最开始,只是想先找个落脚的地方;之后就想好好辅佐你,不求成王,我们找块儿安身立命的地儿好了;到最后,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吕布定定地看着他清俊的面容,似乎在听,又似乎没有。

于是陈宫也不说话了,他们对视良久,吕布艰难地起身,踉跄着走到他面前,伸手揪过他领子,和他交换了一个满是血腥味的亲吻。

陈宫一把抓住他的腕子,唇分时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吕布不挣,任他抓着,鼻尖抵着他的鼻尖,低声道,“公台,手劲轻点,侯爷可挣不开了。”

陈宫闭了闭眼,低头别过脸去。

是啊,他挣不开了,他的手脚筋都被挑断了。

他一代武神,辕门射戟,天下无人能敌的吕奉先如今成了一个连他都对付不了的废物。

陈宫看着他染血的长发,满身的疤痕和未痊愈的伤口,只觉得心脏像被人剜了一刀似的疼。

吕布微笑,伸指扳过他下巴,“公台,以后去找个好主公吧。”

外面传来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同时还有脚步声。

吕布起身,英俊的面容上浮起一丝笑意,“公台,走了。”

他每次上战场时都会对他说这句话。

“祝主公得胜……归来。”

而他每次都会笑着这样回答。


陈宫俯身一揖,听着渐去渐远的脚步声,直到牢狱沉默下来都再未起身。

数着时辰,他听见外面传来隐隐的骚动声。陈宫从容起身,理了理袍袖,面容沉静,看不出一丝表情。

他出了牢狱,对守着的士兵说,“告诉曹孟德,陈公台求见。”

“是。”


曹操见了他,陈宫站在他面前,平静道,“可否允我去刑场看看?”

曹操闻言,眉毛几不可见地一动。

陈宫不看他,续道,“曹公也不必担心,奉先已死,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谋士,身边没有兵士,还在曹公你的地盘上,想必是翻不了什么风浪的。”

曹操:“公台言重了,自去便是。”

陈宫唇角泛起一丝奇异的笑,“我知道以孝立天下的人,不会亏待别人的父母。”

他拱手施了一礼,转身飘然而去。


刑场。

地缝里残留着干涸的血迹,空气中似乎还有血腥气息,陈宫缓步走到刑场中央,站了片刻后一撩袍襟跪下,双手交叉拢于袖内,仿佛一座雕塑。

他身后的士兵看着他跪了小半个时辰,略略分了神。

在那一瞬间,陈宫一手抽出,决绝地划过脖颈,飙起一箭血色。

士兵猝不及防,而反应过来时,陈宫已经划开喉管。

沾了血的碎瓷片叮当一声落下,陈宫牵了牵嘴角,缓缓吐出最后一口气。

得胜……归来……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