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全职高手/喻黄]救赎

一个奇怪的爱情故事。
他们哪里是单方面的拯救啊,分明是彼此手中唯一的浮木。
依旧是送给先生的, @德川先生 ,稚女的下次写,(≧▽≦)。

一.

黄少天只身站在楼顶,风鼓起他单薄的衣裳,身形脆弱悲凉。喻文州冲上楼顶,喘着粗气一把把人揉进怀里。温热的侧脸贴在他颊边,“少天,少天你看着我……你还有我……”

黄少天仿佛魂魄刚刚归位,他僵着身子任喻文州抱了半晌,突然爆发出一声啜泣,转身搂住他脖子痛哭起来。

“文州……我妈他们出车祸了……我……”

他的眼泪濡湿了他的衣襟,喻文州不言语,等他哭得气都喘不匀,哭得眼睛红肿时,才耐心地一点一点给他擦干净泪痕,声音极轻,但极其坚决地说:“少天,你还有我呢,我还在你身边呢。”

二.

知道黄妈妈和黄爸爸出车祸的时候,喻文州愣怔一下,语气平静地吩咐完所有事项,把手头上的工作安排好后才抓起车钥匙。

可是任谁都感觉得到他暗流汹涌的精神领域。

他一脚油门到底,路上闯了多少个红灯完全不知道,他满心都是黄少天。

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了……

好不容易终于可以结婚了……

结果他的向导家里出了这种事情……

他飙车到黄少天家里时,看见他爱人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楼顶。那一刻他确信自己心跳都顿了顿。

虽然他知道黄少天是不会跳下来的,可是他真的怕。

他把黄少天死死摁在怀里的时候,才惊觉他一身冷得跟冰块似的,眸子里空无一物。

怀里的人如梦初醒般,无声地哭到哽咽,他心里也难受。

名为索克的巨鲸从深海中潜上来,唱出安抚伴侣的鲸歌,轻柔舒缓的旋律在他们的精神之海里回荡,豹子失焦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夜雨踩着海水走到索克面前,巨鲸墨黑的眼看着他,像撒了把星子进去一般熠熠生辉。夜雨步伐轻快地跳上对方的背,索克长鸣一声破浪而去。

茫茫海上,仿佛只有这一双人。

三.

葬礼时,黄少天没什么表情,臂上的白纱翻飞若蝴蝶。喻文州静静地看着他,手肘处一束白玫瑰。

当下葬后,黄少天驻足在他面前,深深吐出一口气。

亲戚们纷纷道了节哀,有人冷笑了一声,“刚刚说要结婚,爸妈就出车祸死了,真是凑巧。”

喻文州侧眸看去,是黄父一个表弟,这么多年来喝黄少天他们家一直不对盘。

黄少天半眯起眼,“你说什么?”

对方笑了起来,“有人说升官发财死爸爸是人生三大幸事,你爸妈一死,你们家的公司,财产不就都归你了吗?这么说来,我还该恭喜黄少才是啊。”

黄少天听他说完,甚至微微勾了勾嘴角,似乎认同他的话。

然而,下一瞬——

哨兵爆发的精神力几乎摧毁他的精神之海,意识云跟烧开了的水似的翻滚着,咕噜咕噜地冒着泡。大脑仿佛被千万根针扎过一样刺痛。

喻文州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地不起的人,眼神如刀,“把人送回去吧。”

他迎着向导略微惊讶的眼神,嘴角上挑。

四.

“少天,你不是我的枷锁。”

“就算是,也是我心甘情愿。”

“文州,我哪儿算枷锁啊?”

“那算什么?”

“被救生圈套牢了的救生索。”

黄少天一笑就露出两颗小虎牙。

喻文州真是爱极了他笑的模样。

于是——

啾咪~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