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龙族/双源]终

不敢写下去了……
越写越心疼他们……
仍旧写给先生的, @德川先生 ,o了个oc那什么的咱们就不要在意了吧。。。文笔还是辣鸡,先生别嫌弃就好。
溜了溜了,明天考试,滚去复习了。

血。

遍地都是鲜红得刺眼的血。

从扭曲的钢铁上,一滴一滴地砸落在一小洼血里。那声音空洞而可怖,令人毛骨悚然。

铺了一地的银色长发,在刺啦作响的灯光下依然美得宛如坠入人间的银河。

只是它的主人,怀里搂着一个人,素白的面孔无波无澜,但那双墨色的眼睛,里面一片死寂,简直就像葬礼上那唯一的一朵红玫瑰。

由血染就的,瞻前顾后的,最后的告白。

确实是念念不忘,确实是爱你,而在狂风烈烈作响的冬日午后,苍白的日光照耀着冰封的大地,我看着死去的你,那一方墓碑隔绝了你我,于是心底除了痛苦除了沉默之外再无其他。

源稚女孤零零的坐在被血染红的大地上,身旁死者的尸骸堆积如山。他还穿着那身云中绝间姬的华服,樱红的长刀斜斜插在一旁,明镜般的刀身上,干涸的血迹,满身的伤痕,一地的狼藉,让他不愿意直视。

他还记得当年被源稚生一刀穿心时的痛楚,未出口的那一句话梗在了喉咙里。他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蜷缩着舔舐伤口,连他都抛弃他了啊……

不过,他现在觉得,如今比那时还要痛,又痛又冷。

冷得他几乎听得见自己血液缓慢冻上的声音。

于是他紧了紧抱着源稚生的手臂,把脸埋进哥哥的颈窝里。

过境的风拉扯出凄厉如鬼啸的声响,很久很久之后,有人低低地啜泣了一声,“哥哥……”

莹润的水光顺着尖俏的下巴滚落在另一人失了血色的脸颊上,看起来竟似两人的哭泣。

风间琉璃终于想起了遗弃在记忆深处,那个名叫鹿取的小镇的温馨回忆。

源稚女终于想起来了,他不仅是他的哥哥啊。

还是他的爱人哪。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