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龙族/双源]此心安处是吾家

给德川的, @英语不上130不改名 ,也是给我自己的。
希望我们还有勇气活下去,希望你我都可以好好的。

源稚女身披华服坐在榻榻米上,白色的长发用一支春桃挽起,眉眼间渡了一层柔和的月。他手边放着刚沏好的茶,白气氤氲而上,勾出缱绻的弧度。

他的哥哥以手撑着额,眉头微微蹙着,细碎的额发凌乱的散着。

他睡着了。

源稚生睡着了总是皱着眉,唇角抿成一线。源稚女一直很心疼他,每每看到他皱眉,忍不住伸手揉开他的眉头。

真是,一直都这样睡不安稳……

他这么想着,又习惯性的去抚哥哥的眉,却又想起什么似的,住了手,白皙的指尖堪堪停在源稚生眉宇间。

他昨晚一夜没睡。

然而下一瞬,“怎么了。”

源稚生睁眼看着弟弟,眼神还带着几分刚刚醒来时的迷茫。

“没怎么,吵醒你了?”

“不,只是睡不着了。”

他摇摇头,伸手端了杯茶。

那手在深色茶杯的映衬下白的几乎透明。

源稚女忍不住牵着源稚生的手,放到唇边轻吻他的指尖。源稚生浅淡地勾起嘴角,另一手抽去弟弟发间的桃枝,白发蜿蜒铺下,泄了一地的月光。

他握了一绺长发在手中,“我还是喜欢你散着头发。”

“嗯?”

“就是喜欢。”源稚生笑着去吻他的唇,源稚女闭上眼,蝶翼般的眼睫颤得厉害。

当初你挽着发在银座进行歌舞伎的时候,我只是看了照片觉得心疼,那时我在地下室找到你时,也是那个模样轻声哼唱着,而我的刀锋刺穿你的胸口。

不知道你在那些年里有多少次回忆着那天继续轻声唱着歌?

源稚生一手覆在源稚女侧颊,而那双漂亮的眼睛宛如撒了把星子进去,熠熠生辉。

“哥哥。”

源稚女呢喃着去拥抱他,那个拥抱几乎令人窒息,源稚女紧紧搂着他脖颈,身体细微的发抖。源稚生把他按在怀里,心口密密麻麻的泛着痛楚。

源稚女一直很不安。

他害怕这是一场自己为自己编织出来的美梦,醒了就会破碎。他们接吻拥抱的时候他感受得到他的颤抖。

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告诉他,我不会再抛弃你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于是只能更用力的拥抱他。

海风吹过,风铃清脆的响起。浪潮拍击着海岸,银白色的月光懒懒的为纠缠的两人镀上一层光晕。

源稚女吻源稚生的眉梢眼角,源稚生拂开他被汗水濡湿的发,极轻极温柔的说,“稚女,我会在你身边的。我说过的,我邀请你一起去黄泉啊。”

——————END——————

我看龙三的时候,一直认为他们之间会是那种看不到尽头的,谁都不会先说出口的双向暗恋。稚女是无法再说了,而稚生可能压根就没意识到,或者不肯承认他对稚女的感情。

PS.

我也不知道谁是攻啊,因为我觉得他们谁上谁下都行的,互攻也没什么问题。。。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