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龙族/恺楚]逃亡之路(1)

无脑自我满足产物,唔,大概ooc?
没有想虐的意思,甜甜蜜蜜走个逃亡吧(顺带开个车),我尽力不坑,尽力HE。
私设甚多,有bug别在意。

恺撒其实是蛮愤怒的。

在看到那个什么阿西巴斯还是阿巴什么斯的时候,他也只是有种想提起狄克推多砍死他的冲动,但现在看到楚子航一脸纯真和茫然的叫他“哥哥”,还带着那一身的伤。他就不只是妄图砍人了,而是打算先回卡塞尔去剁了那群老东西。

无fuck可说。

路明非挠了挠头皮,“老大,你……师兄还是可能想起来的是不是嘛……你看君焰都想起来怎么用了……”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恺撒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黑如锅底来形容了,简直黑得跟泡在墨水里的黑曜石没两样,要不是那双隐隐泛着金色的眸子,路明非大概会看成去了一趟夏威夷的包公。

楚子航见他们没什么反应,于是扭头去拿绷带。 恺撒在他抓起医疗酒精往伤口上淋的时候一把掐住他手腕, “楚子航,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处理得不要那么粗暴好么?混血种也不是铁打的,也会痛的,暴血不能用多了……”

路明非转身就走。

细心给楚子航包扎好伤,恺撒叹了口气,“楚子航,他们跟我说有个追踪信号的时候我还没想起来,后来我那天刷牙才突然记起来,你臼齿里有个追踪器。”

“你肯定不知道,”恺撒坏笑起来,“其实我也是当时带你去做检查的时候才知道的,一直不打算告诉你。当初是为了看你在哪里。”

“不过现在就是为了能在旮旯里把我爱人翻出来了。”

“我想了一下,等把奥丁揪出来砍了,我就回去把那群老东西摁在地上打一顿,然后再把我家里那群混账的呼吸器扯了。”

“啊……你什么时候才想得起来?”

“记不起来也没关系,大不了就是让你重新爱我一次。”

“子航,你还记不记得在日本白王新生那天?”

“我告诉你,就算我没有被冠以加图索这个姓,就算我手里没有沙漠之鹰和狄克推多,就算我是个普通人,在那种情况下,我也会提着双筒猎枪到政府给你抢一张票。”

“可是我没做到。”

“我最开始还是忘了你,居然同意了他们释放不朽者。”

“我……”

“我想你了。”


我看到追踪信号那里的时候瞬间想起了师兄那颗臼齿。。。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也想到这儿了。。。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