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若让我自己选择一个死法,”恺撒手里提着黑色的猎刀,“我倒情愿战死沙场。”

“为什么?”站在他面前的皇帝歪了歪头,阳光自树叶间洒下,落在他身旁,似乎无声消融了他身上锋利的边角。

“为你战死是我的荣幸,”恺撒薄削的唇角勾了勾,“我在前方为你冲锋陷阵,你在我身后等我回家。可若是哪天我被刺穿胸膛也不要紧,还会有人守在你身边。”

他的语气温柔且深情,灿烂的金发束在脑后,“尽管我已经不能为你保驾护航,尽管朝堂之上离你最近的位子不再属于我,那也没有关系。”

“因为我对至爱至死不渝。”

穿堂的风吹过他们身旁,良久,楚子航开口道:“既然有为我战死的勇气,倒不如留下来陪我好了。国家不止你一个将军,而我只有你一个爱人。”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