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龙族/恺楚]逃亡之路(3)

无脑自我满足产物,唔,大概ooc?


没有想虐的意思,甜甜蜜蜜走个逃亡吧(顺带开个车),我尽力不坑,尽力HE。


嗯,哨向设定。


私设甚多,有bug别在意。



楚子航其实很缺安全感。


比如现在。


恺撒看着无意识蜷着身子,眼睫微微颤动的人,伸手搂着楚子航的腰,把他往怀里带了带。楚子航在他怀里寻了个睡着舒服的地方,蹭了蹭,又睡了。


恺撒一手还环在他腰上,他低头凝视楚子航熟睡的模样,最后轻轻吻了下他的长睫。他眼底还残留着一层浅淡的红雾,却动作轻柔,且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向导抱进怀里,下巴抵在他的头顶,安心地闭上了眼。



晨。


楚子航现在的年纪不过15,但那种机械般精密的生活习惯已经养成。他在六点半准时醒来,然而身边的人已经醒了,“早上好。”话音未落,那人又轻吻他的额角。


楚子航没介意这么亲昵的举动,又或者说,在他重新见到恺撒时,他就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就像是他们曾经见过,甚至在他生命中留下了极其浓重的一笔。


当他鬼使神差地在晚上敲开了恺撒的门时,对方眼中那种被别人称为爱情的东西让他第一次主动拥抱了一个陌生人。因为他心里隐隐有种愧疚和心疼,就像是做了一件让那个男人很伤心的事情一样。


他的黑狼居然破天荒地地主动去舔吻恺撒金色狮子的唇吻,甚至以种极其温顺的姿态蹭狮子的脖颈。


楚子航问他,“我以前是不是认识你?”


恺撒深深地看他一眼,“如果我告诉你,我们曾经是爱人,你信么?”


他歪了歪脑袋,“曾经?意思是现在就不是了?”


恺撒眼眶骤然间一酸,他咬牙切齿地说,“是,怎么不是?!你他妈说好了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可你居然跑了这么久!”他揪着楚子航的衣领,颊肌咬的死紧,“我想起来之后甚至都不想去找你了!因为我怕你真的不知道死在哪个我找不到的旮旯里了!”恺撒手都发着抖,他慢慢松开揪着他衣领的手,“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还是会去找你,把整个地球翻过来都要找到你。”


“楚子航,算我求你了好不好,别跑了,真的别走了。当年路明非把你从尼伯龙根背出来的时候我是真的怕了。你说你万一哪天死在哪里,我一直都找不到你,甚至直到狂躁症发了,死了都找不到你,我该怎么办?”


楚子航心里一抽,细细密密的痛楚泛上来,他只能紧紧拥抱他,恺撒把他抱得死紧,下巴垫在他肩上。良久之后,恺撒缓缓吐出一口气,“晚上了,睡觉吧。”


他用一种很娴熟且自然的姿势窝在对方怀里,反应过来后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恺撒摸了摸他的头,睡了。


他睡得很安稳。



把诺诺留在潜艇上,零表示会送她到另一个安全的地方。恺撒点了点头,没什么表情。他转身打算去找楚子航,零突然出声叫住了他,“路明非说你的狂躁症很严重了。”


恺撒没说话。


零仔细打量着他,“你已经有四个月没有得到向导的精神疏导了,再这么下去你会完蛋的。”


恺撒扯了扯嘴角,“平衡剂多打两针就行了。”


零扫他一眼,走了。


恺撒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也走了。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