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养父]同往

我爱龙宝和单papa,龙宝让我明白什么叫作人前正人君子,人后地痞流氓,\^O^/。
此文放毒。
略ooc,不喜勿喷,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后续链接(点不开见评论):
http://gujiubanliang.lofter.com/post/1f42504a_ef53bb23

沈长泽沉默地看着已无生气的单鸣。

他英挺的眉眼在这么多年里没太大变化,即使现在躺在白床单上,即使已经停止了呼吸,即使……他真的再也不会醒来,可沈长泽依然有种错觉,单鸣他还会突然睁眼,笑着揉揉他的头发,说一句臭小子,老子没事。

唐汀之和艾尔站在他身后。唐汀之唇张了张,却什么都没说出来,艾尔愣怔地看着单鸣,眼眶竟然隐隐红了。

百合他们含着泪别过头去。

沈长泽在床边半跪下,握住他冰凉的手,嘴唇温柔地贴在手背上。他小声叫道,“爸爸。”顿了顿,他又叫了声。

可单鸣不可能给他回应了。

唐汀之颤抖地吐出一口气,“沈长泽,你别这样。”

他们之前就预想过沈长泽的反应,崩溃,绝望,心如死灰,可谁都没猜到他没有痛哭,没有嘶吼,可是这种反应,更让人心痛。

沈长泽恍若未闻。

其实他早就猜到单鸣快离开他了,早年的生活不规律,受过旧伤等让他身体情况日渐糟糕。可他万万没想到,单鸣离开得这么突然。

甚至在上一刻,他还笑着跟他聊天。

在单鸣说,想回房间睡一会儿的时候,他就隐隐觉得不对了。不过他这么多年逼单鸣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也小有成效,所以他没有跟上去。

然而在几分钟后,沈长泽心脏狠狠的绞痛起来,他冲上楼去,单鸣看着他,微笑着开口说,“儿子,等你。”

他的神情和语气非常温柔,是沈长泽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温柔的时候。

而那句等你,他们都知道什么意思。

唐汀之睫毛沾上一丝水汽。

沈长泽握着单鸣的手,那只手上有枪茧,手指修长,握枪或者持刀的时候特别好看。他没有回头,只是叫了所有人的名字,轻声说,“再见。”

艾尔眼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他颤声说,“单,长泽,再见。”

他们离开别墅的瞬间,白金色的火焰席卷整座房子。百合失声痛哭,黄莺和乌鸦没有安慰她,艾尔和唐汀之也没有,他们在冬日午后温暖的阳光里泪流满面。

他们都知道,不是再见,是再也不见。

沈长泽抱着单鸣,嘴唇抵在他的额角,安心地闭上眼。

生当复来归 死当长相思?

没有必要,你死了,那我也绝不独活。

因为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我活着的意义。

地狱,同往。

我……我……我不行了,写个文把自己虐得死去活来,哭得我妹一脸不知所措。我TM是M吗!被水哥虐了还要自虐一次!!!

评论(1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