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策瑜]背影,回首(上)

文笔辣鸡。
架空,私设甚多,退役军人x雇佣兵,BE或HE容我想想~
求小红心,蓝手和评论。
不喜勿喷。
爱你们。(≧▽≦)。
后文链接(点不开见评论):
http://gujiubanliang.lofter.com/post/1f42504a_efc292d4

周瑜还记得他捡回孙策的那一天。

那天他在外旅游,拐进小巷时,迎面撞上了伪装成送外卖的孙策。

他当时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说不出的眼熟,那与曾经截然不同的气质和非常到位的伪装硬是让他没认出来。

孙策抬眼,一双黑曜石般的眸中满是惊诧。

他拉下口罩,“阿瑜?”

周瑜一愣,唇张了张,好一会儿才颤声道,“孙……策……”

孙策一把抓过他,“换个地方说话。”

在路上,孙策边走边脱掉衣服,甩掉帽子,周瑜带着他拐出小巷,半晌后方才涩声问道,“你……当年……去哪儿了?我找了你很久。”

孙策手微微一顿,随即轻描淡写道,“我出去了,我父亲早年做过雇佣兵,我去了那里。”

周瑜侧脸看他,“你父母去世时,我派了人去找你,没赶上。”

孙策轻轻笑了起来,“阿瑜,我知道,我特意离开的。正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让我留下,所以我走了。”

他驻足看着周瑜,“那年伯父刚去世,你好不容易才稳住了那群盯着你家财产的亲戚,如果把你的小情儿带进家,他们不得闹翻了天?”

周瑜蹙眉,“你不是我的小情儿,我也不会管他们。”

孙策双手揣兜,“所以,我舍不得啊。舍不得……你去面对他们。”

周瑜鼻子一酸,眼圈红了。

他当年为了稳住周家,做了什么,有多不易,孙策都是看在眼里的。

孙策一路跟着周瑜来到他下榻的酒店,周瑜开门,孙策去坐下沙发,动作纯熟地泡了一壶茶。

周瑜反手关上门,眼圈泛红地看着孙策。

他曾经是多么熟悉这个人啊,从他的样貌,到他的生活习惯他都一清二楚,可是过了这么多年了,是否已经物是人非?

孙策递与他一杯茶,他接了。

周瑜没问他还好么,他心知肚明,怎么可能好。

即使孙策从小习武,可雇佣兵又不仅仅是光会玩枪,会打架就行了,从一个官家少爷沦落成刀口舔血的雇佣兵,周瑜不敢想象孙策经历了什么。

“你现在在做雇佣兵?”

“嗯。”

“在哪里?”

“名叫江东,总部在南美那边。”孙策漫不经心回答道,随即想起什么似的,狡黠一笑,“怎么?查户口啊?”

“十几年前我就查过了,”周瑜掩饰性的低头喝了一口茶,“现在再查还回得去么?”

孙策未答。

周瑜低着头继续说:“我后来入伍了,家里交给了母亲和鲁肃。不过现在已经退役了。”

孙策看着他。

“当年我把C市翻过来了找一遍,还是没有找到你。后来又发了寻人启事,加了悬赏。你说你这么多年为什么不打个电话或者写封信给我呢……”周瑜声音颤抖,他略略别过脸去,“我一直很想你……”

他的声音已经带上哽咽。

孙策登时有点慌乱,抽了几张纸巾擦掉周瑜的眼泪,低声说:“对不起。”

那时他们年少轻狂,在一起后以为可以到白首,但孙策性急而狂,周瑜那时性子也傲,两人吵过很多次架,几次生了分了算了的心情。孙策就是在那时父母去世,离开C市的。

后来数次在生死线上徘徊,他方才明白,他确实想周瑜,想得撕心裂肺。

他也不是不想给周瑜消息,只是他也明白,以周瑜的性子,知道他在做雇佣兵,肯定不管不顾地会来。可他那时已经是雇佣兵了,对社会抱有浓浓的敌对,难以融入;他也不愿意周瑜有一日突然接到他的死讯,所以这十几年来不与周瑜联系。

毕竟他做的是脑袋别在裤腰上的营生。

直到今天遇到周瑜。

我前天,wifi坏了,没流量了;修好了之后,老福特抽了,登不上了;今天,我母上让我切青椒,我把手划了,痛得我眼泪水狂飙,被青椒辣得手都废了。

乃们说!我更个文容易吗我?!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哦~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