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沈单]不离

文笔辣鸡。
ooc预警,不喜勿入。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日常甜饼向~
谢谢看我文章的你,爱你们。(≧▽≦)。

沈长泽从飞机上跳下来,艾尔甩了甩一头金发,“出去了整整十六天。”他嘟囔着跳下飞机。

“我要是你绝对马上去找唐汀之,在这儿废话有什么用。”沈长泽飞快脱掉作战服,把枪械等甩给属下。

“你是太久没见单了吧?情绪这么暴躁。”艾尔一挑眉宇。

沈长泽不答,匆匆接过递来的车钥匙。

艾尔冲他吹了声口哨。

唐汀之快步走来。

艾尔笑着迎上去,一把抱起他。

唐汀之面部线条缓和了不少,“回来了。”

艾尔应了一声,按着唐汀之后颈接了个缠绵的吻。

周围的人见怪不怪,都习惯了。

唐汀之接过一边递来的资料,翻了几页,便往实验室走去。

艾尔双手揣兜,打定了主意今晚要把欠的份儿全补回来。

另一边,沈长泽的时速已经飙上了200,他一只手掌方向盘,另一只手拨了个电话。

接通后,单鸣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长泽?回来了?”

“嗯,爸爸,你在家么?”

“在。”

“好,我马上回来。”

沈长泽挂掉电话,油门踩到底。

单鸣开门的瞬间,不出所料地被搂了满怀。

他抚了抚沈长泽的背,“去了这么久。”

沈长泽把脸埋在他颈窝,嗅着单鸣皮肤里干爽好闻的气息,就像烧开了的水似的翻滚不停的内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可能是因为他是火自然力进化人,也可是因为早年几度失去单鸣,他如今越来越无法离开他,离开单鸣久了,他的情绪会非常不稳定。

有一次他执行任务,一个半月没见单鸣,那地方又不可能通讯,在最后任务完成时,沈长泽失控暴走了,艾尔他们险些没制住他。

后来单鸣紧急赶来才安抚下他的情绪。

从那以后,沈长泽很少出长时间任务。

单鸣侧过脸,亲了亲他的嘴角。

沈长泽蹭了蹭他的脖颈,闷声道:“想你了。”

“嗯。”

沈长泽抱着单鸣不松手,单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沈长泽脑袋埋在他肚子上。单鸣好笑地揉揉他的头发,“行了,腻歪死了。”

沈长泽伸手捏着他的下巴,和他接了个吻。

两条舌头缠绵地纠缠,津.液顺着嘴角流下,说不出的情.色。

沈长泽笑了笑,脑袋枕在单鸣大腿上,闭上眼睛睡着了。单鸣一手放在他肩上,温柔地摸摸他的头顶。

两人嘴角微微上扬。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