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策瑜]故年

文笔辣鸡。
不喜勿喷。
搞事。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谢谢看我文章的你。今天依然爱你们。(≧▽≦)。

周瑜坐在吧台后的椅子上,身侧是一个黑色盒子。

门前悬挂的风铃轻响,周瑜抬头,孙权微笑着进来,“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周瑜勾起嘴角,眯着眼,神情有几分惬意,“每天和你哥聊聊天,几个熟客来的时候可以和我说说外面的事。”

孙权绕到吧台里来,轻轻抚了抚黑盒子。

“哥,我来看你和嫂子了。孙尚香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跟母亲挺像的。”

周瑜调了杯酒给他,孙权接了。周瑜笑着看他和孙策说话。

期间有熟客进来,周瑜同他们打招呼,一个客人感概道:“周老板,江东开了十年了啊。”

周瑜笑,“十年了?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客人:“可不是?你在巢湖旁开店时,神情不是很好啊。”

周瑜笑而不答。

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当初开店时的神情,岂是不好二字可形容的?

周瑜坐在椅子上,闭上眼回忆十年前。

十年前。

昆仑山。

两声枪响同时响起。

周瑜嘶声怒吼,扑上去绝望地搂着孙策,孙策唇齿间全是血,他费力地张了张嘴,说了句什么。

周瑜明白,可他拒绝这个话题。

孙策唇角勾了勾,黑曜石般的眸中里带笑。

他身下的血染红了雪地,染红了他和周瑜的衣服,周瑜抵着他的额头哽咽,喉咙发紧,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死命攥紧了孙策的衣襟,心脏就像被人用刀活活剐下一层来似的绞痛。

“别……”周瑜眼里满是泪,“阿策……”

孙策手指碰了碰他的脸颊,继而颓然垂下。

周瑜绝望地咳了一声,心里有什么“啪”地一声碎裂,随着昆仑山的风远去,再不见踪迹。

他颤着手去探孙策的鼻息,尽管他知道孙策已经……死了。可心中还有一点点侥幸,万一呢?万一是他判断错了呢?

……

他分不清是孙策身上太凉,还是昆仑山上太冷,周瑜觉得全身发冷,几乎可以听见血液缓慢冻上的声音。

孙策嘴角依然微微翘着,跟以前一样的温柔。

“孙策——”周瑜撕心裂肺地惨叫,眼泪顺着脸颊滑下,在昆仑山上冰封。

他的爱.人死在了昆仑山上,连带着他的感情,一起冰封在了皑皑白雪下,再不见天日。

后来?

有句话,叫莫问后来。

他和孙策的后来,就是他带着他的骨灰,回到了巢湖,开了一家店,叫江东。

孙策跟他说过,如果活着回来,他们就开一家店,养一只金毛,每天遛狗做.爱养孙权。

周瑜大笑,“能正经点么?”

雪山上,孙策最后说,“记得带我回去。”

周瑜就带他回去了。

周瑜睁开眼,鲁肃吹了声口哨,“一杯深水炸弹。”

周瑜:“喝醉了我不管你。”

鲁肃哼了一声。

周瑜摸了摸那只黑盒,神情温柔得像是面对着自己爱.人。

孙权和鲁肃聊天,周瑜看着店外,明媚的阳光给人们镀上一层金边。

他好像看见了一个男子冲他微微一笑,黑曜石般的眸子盛着光华。周瑜勾起嘴角,“我想你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