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酒半两

fo先看置顶。喜欢你才脾气好,不喜欢我就滚,别啰嗦

[策瑜]情人节快乐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画面。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谢谢看我文章的你。爱你们。(≧▽≦)。

今天是情人节。

街上男男女女来来去去,周瑜在花店买了一束玫瑰。

他身材修长结实,长得又隽秀儒雅,回头率倒是颇高。

周瑜抱着一束玫瑰往城西走去。

期间鲁肃打了个电话来,告诉他回来之后去接孙权。

周瑜答应了。

墓园的管理员见他来了,“周先生来了。”

周瑜礼貌地笑笑,往里走去。

这个墓园规模很大,一个墓主一个山头。

周瑜往里走了十来分钟,走到了一座墓前。

说一座不太恰当,因为那是个合葬墓。

周瑜把红玫瑰放下,吻了吻照片,“阿策,情人节快乐。”

照片上的男子长相俊美,一双眼尤其好看,宛如水中的黑曜石,盛着润泽的水色。

周瑜还记得孙策的眼睛跟彩虹眼黑曜石一样,在阳光下折射出极美的光华,用一句老掉牙的话来形容就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他半跪下来,脸颊贴在冰冷的墓碑上,迷恋地蹭了蹭。

“你说你个混蛋什么时候守一次信用?”

他如是低语道,眼角却有泪水滑落。

“孙权十八了,有你当年的影子,不愧是亲兄弟。孙尚香也很漂亮,明里暗里喜欢她的人不少,不过孙权是妹控,”他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在想,你还活着的话,应该比孙权还要老妈子,还要妹控得多。你个醋坛子,连鲁肃的醋都吃过……”

周瑜笑着,可他的表情看起来很难过。

“还真是……想你啊……”

呼啦一声起风了,周瑜站在原地,手指搭在碑上。

风撩起他的短发,拂起他的衣角,周瑜轻吻在墓碑上,仿佛亲吻的是记忆中那个人温润的唇。

“上个情人节,你送我了钥匙,我一直带着。不过现在开门也没人叫我宝贝儿了。”

他微微牵起嘴角,似乎想起了往事。

孙策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戒指送过了,这次送钥匙。你开门时,我都在,给宝贝儿你个温暖的狗窝。”

狗窝也很好,只是没人等他了。






评论(3)

热度(22)